四川石棉县安顺场:翼王悲剧地 红军胜利场

  • |
  • 幻灯播放
  • |
  • 查看原图
  • |
  • 提示:支持键盘翻页 ←左 右→
loading...

在巴蜀山川的古老码头中,石棉县的安顺场应该是一个特别之地。

中国近代史上,安顺场曾发生了两起具有重要影响的历史事件:一是1863年5月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在此全军覆没;二是1935年5月中国工农红军在此强渡天险大渡河取得成功,打破了蒋介石要朱、毛红军成为石达开第二的迷梦。

从此,安顺场以“翼王悲剧地,红军胜利场”蜚声中外。

百年码头通江海15【所在河流:大渡河】

四进四川 石达开陷入灭顶之灾

提到安顺场,不得不说到石达开。很多人知道,石达开当年是在成都科甲巷被清廷秘密处死的,那么,这位太平天国最能征善战的将领,又是如何跟四川扯上关系的呢?

在今天的石棉县城北郊大渡河畔,有一座掩映在绿荫丛中的雕塑,这便是“翼王亭”。“翼王亭”边是石达开塑像。我有些纳闷的是,雕像下,居然没刻写这位大名鼎鼎的抗清将领的名字,来这里参观的游人也不多。

我从当地文史资料中了解到,上世纪40年代初,石棉县永和乡曾发掘出翼王碑等石刻碑文若干处,详实记载了翼王兵败始末,为中外历史学家所关注。而永和乡发现的战国中晚期古墓群及出土文物,也是研究大渡河流域历史文化的重要依据。

站在亭前,我想到石达开被诱俘后写下的那首《入川题壁》,从中读到了一种英雄气慨。他虽非英勇捐驱于沙场,但在敌人的刑场上受凌迟处死,却无畏无惧,让人叹服。

太平天国是中国近代史上颇具争议的一段历史,撇开其中是非曲直不说,读到石达开那一章,还是感到强烈传奇意味的。

翼王石达开十六岁“被访出山”,十九岁统帅千军,二十岁封王,被杀时年仅三十二岁。他生前率军转战过大半个中国,有关他的传奇故事遍传坊间。关于石达开的才干,曾国藩曾说“查贼渠以石为最悍,其诳煽莠民,张大声势,亦以石为最谲”。

1862年初,离开洪秀全的石达开经湖北入川,为北渡长江,夺取成都,他转战川黔滇三省,先后四进四川,终于1863年4月兵不血刃渡过金沙江。5月,太平军到达大渡河,此时太平军尚有四万余人。对岸尚无清军,石达开下令多备船筏,次日渡河,但当晚天降大雨,河水暴涨,无法行船。三日后,清军陆续赶到布防,太平军为大渡河百年不遇的提前涨水所阻,多次抢渡不成,粮草用尽。为求建立“生擒石达开”的奇功,四川总督骆秉章遣使劝降,石达开决心舍命以全三军,经双方谈判,由太平军自行遣散四千人。剩余两千人保留武器,随石达开进入清营,石被押往成都后,清军背信弃义,将两千名将士全部杀死。

曾经有许多历史学者很是不解,当年,石达开既已占领冕宁,为什么不走石棉—汉源—荥经—雅安这条大路去进攻成都,反而要走安顺场—泸定这条小路呢?他究意想到哪里去呢?

今天的石棉县红军强渡大渡河纪念馆,同时记载了石达开当年转战的情况:石虽是太平天国的猛将,但过去都是协同作战,未曾经历孤军深入的危机。

1859年,他进攻宝庆失利后,率大军退回广西,此时军心已动摇,次年就有部分官兵回到天京,一部分竟至降清。石达开自己也一度打算“隐居山林”,但因为清廷“到处悬赏严拿,无地藏身”,只得强打精神重谋入川之策。在多次与清军作战之后,石达开已意识到自军今非昔比。特别是横江恶战,石达开损失四万余众。1863年5月他尽管侥幸攻下西昌、冕宁,但实际上已成疲惫之师。这时近在咫尺的成都,在他看来都是非分之想。于是,石军折入安顺场,最终陷入灭顶之灾。

大渡河畔 红军17勇士冒险抢渡

今天,滔滔大渡河之畔的安顺场,主要是一个5·12地震后重建的仿古民俗风情小镇,这里群山环抱,风景如画。作为著名的“红军胜利场”,它吸引了很多历史文化爱好者的参观瞻仰。

2002年5月,安顺场修建了“中国工农红军强渡大渡河纪念馆”,展厅以弘扬红军精神为主题,分为长征、大渡河战役、红军长征过安雅、翼王悲歌、历史评述等部分。

此前,上世纪60年初,安顺场建起了占地面积达200平方米的“中国工农红军强渡大渡河纪念碑”,碑高6.26米,采用灰色花岗石雕而成。碑林正面为半圆雕红军战士头像,下方为17名勇士架着当地特有的翅首木船劈波斩浪强渡天险的浮雕。

1935年5月,也就是石达开全军覆没72年后,毛泽东、朱德率领的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在巧渡金沙江后,红军先遣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得大渡河边仅有的一只小木船。5月25日,由红一团团长杨得志、一营营长孙继光指挥,在南岸红军强大的枪炮火力的掩护下,以17勇士为先导,打响了红军长征途中举世闻名的强渡大渡河战役。以红一团一营二连连长熊尚林为首的红军17勇士,在当地苦难深重的老百姓和船工的协助下,不顾大渡河的惊涛骇浪,冒着枪林弹雨,迅速北渡强渡成功,歼灭国民党第二十四守敌,占领了北岸桃子坪敌守军阵地。

令人欣慰的是,当年帮助红军渡河的几位船工的照片,也被纪念馆里珍藏着。我在馆里看到这样的资料,1935年5月25日,中央红军来到安顺场后,为打破敌人的包围圈,红军决定强渡大渡河,他们找到21岁的船工帅仕高,请他驾船送红军过河。

当时,帅仕高看着和他差不多年龄的红军战士,立即答应了。帅仕高还找来了当地人郑有伦、减仕华、汪有伦和另外4名船工,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用“渡河第一船”把17名勇士载向了对岸。红军占领渡口后,帅仕高又找来了70多个船工,分成四班,日夜摆渡,3天内把红军送过了大渡河。红军一走,帅仕高怕遭报复,躲进深山彝寨,由于长期睡在地上,他的右眼失明了。

1965年,彭德怀出任西南三线建设第三副总指挥。这年秋季,他来到石棉县某大型石棉矿检查工作。得知当年的老船工帅仕高还健在,正在四川石棉矿医院治眼疾,彭德怀忙轻衣简从来到病房,见到帅仕高,他极为高兴,双手握着帅仕高的手说:“你是帅仕高呀?我们是老朋友啦。我早就想到安顺场去看看你们。”华西都市报记者李贵平文/图

    loading..
loading...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