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毅:文革期间不惧淫威

2014-01-07  本文来源于苏红网   订阅《红星报》 | 向苏红网投稿
提起陈毅,人们的脑海里会立即浮现出他那既幽默豪放又严肃认真,既能文又能武的身影,一个元帅外交家!不幸的是,他在"文化大革命"中遭受迫害,不幸逝世……

  "文化大革命"无序的现状,让素有斗争经验的陈毅焦虑不安。毛泽东握着陈毅的手说:"陈老总,我保你!"

  提起陈毅,人们的脑海里会立即浮现出他那既幽默豪放又严肃认真,既能文又能武的身影,一个元帅外交家!不幸的是,他在"文化大革命"中遭受迫害,不幸逝世……

  1966年,面对突如其来的、"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的冲击,作为外交部部长的陈毅态度非常鲜明:对反修防修的"文化大革命"是拥护的,积极进行的。但对造反派冲击党委领导,乱揪乱斗,造成社会混乱,坚持保留自己的不同意见。

  因此,当他在政治局会议上听到毛泽东允许派工作组的消息后,立即召集外交部党组会议,向外交系统派出八个工作组。尽管工作组处境困难,但因陈毅等态度坚决,所以在1966年6月、7月间全国大乱,各级党委受到冲击而且大部分被冲垮或处于瘫痪状况下,外交部党组在陈毅主持下,始终行使着领导权,机关干部坚守工作岗位,只在业余时间搞运动,保证了国家外事活动的顺利进行。

  然而,外事口所管辖的大专院校学生在"中央文革小组"的煽动下,冲击校党委,哄赶工作组,并计划在北京召开的亚非作家紧急会议上"揪走资派",以造成国际影响。

  对"文革小组"幕后挑唆学生企图制造国际事端的活动,陈毅极为恼火,他在刘少奇主持的中央碰头会上严肃地说:"既然中央把召集这次大会的任务交给我,我就不怕负这个责任!谁要冲击大会,就是现行反革命,我陈毅决不会客气的!"他在周恩来总理的布置下,采取了有力的预防措施,保证了亚非作家紧急会议在京顺利地举行。

  但是,工作组的处境越来越艰难,毛泽东在谈话中不赞成派工作组。7月中旬政治局召开会议,专门讨论工作组问题,以刘少奇、邓小平等为一方,与"文革小组"组长陈伯达、顾问康生展开激烈争论,其焦点所在是:"文化大革命"运动究竟要不要坚持党的领导。陈毅支持派工作组,并和陈伯达等人展开辩论,双方都拍了桌子。陈伯达大骂陈毅派往对外文委的工作组是全国最坏的工作组。

  7月24日,毛泽东召开会议,决定撤销工作组,第二天,中央宣布派工作组是"犯了方向性错误"。陈毅闻此,心中极不是滋味。

  1966年8月5日,毛泽东在八届十一中全会上写了《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使与会者吃惊不解,陈毅也觉得难以适应,特别是政治局改选,副主席只设林彪一人,使陈毅感到一场大的政治变化将要到来。无序的现实,让素有斗争经验的陈毅认为中国革命的航船已偏入危险航道,但他个人无力纠正航向,何况,他还要坚守自己的指挥岗位,保持外事口的稳定。他意识到自己的艰难,也认识到自己的重要。他在外交部全体工作人员大会上,旗帜鲜明地说:"只要中央一天不撤我外交部长的职务,我就要顽强地表现自己,并企图影响这个运动!"

  在许多次不同的会议中,陈毅都这样旗帜鲜明地讲话,因此受到造反派的围攻。有些同志为了陈毅好,劝他少讲话,陈毅的回答是:"人家劝我少讲点话,他们都是好心。可是我压不住,还是要讲。见到问题不讲,这不是共产党的态度。"

  有造反派质问说:"你到底跟不跟毛主席走?"陈毅坚定地回答:"我决定跟毛主席走,但是,我不敢保证将来就不反对毛主席的一些意见!"他的正义行为受到围攻。面对围攻,他严肃地说:"你们说我是黑帮头子,是修正主义、机会主义,你们懂什么叫机会主义?什么叫修正主义?如果敌人今天来了,我们每人发一支枪,我陈毅打得绝不会比你们差!也绝不会开小差!告诉你们,我是外交部长,没有罢官之前,我就是要掌握这个领导权!你们要我交权,办不到!老实说,我对你们不放心,我就是交,也不交给你们!"

  8月24日,在外交部红卫兵成立大会上,造反派提议让陈毅当"红卫兵司令"。陈毅说:"我不搞个人迷信。""学习毛主席著作不要空喊口号!"8月下旬,陈毅派人到干部宿舍,制止外交部造反派的抄家行为。8月30日,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接见红卫兵时,握着陈毅的手说:"陈老总,我保你!"陈毅给毛主席敬了军礼:"请主席放心,我能过关,我是共产党员,我靠我的工作,能取得群众的信任。"

  9月下旬,国务院总结会上,陈毅汇报了外事口运动的情况,并阐述了自己对"文化大革命"的理解,他认为"文化大革命"的目的应是弄清思想,改革不合理的制度,以达富国强兵之宏图。同时,他还主动承担责任,检查自己有求稳怕乱的思想意识。由于外事口既发动了群众,又坚持了党对群众的领导,和其他乱成一团糟的部门相比,工作做得比较好,外事口的运动获得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和其他领导的好评。

  周恩来严厉警告造反派:"谁要拦截陈毅同志的汽车,我马上挺身而出"

  1966年11月13日,在工人体育场,周恩来、陶铸、叶剑英、贺龙、徐向前、陈毅等人与8万多军队院校学员见面,陈毅第一个上台发言,这是11月份以来,他出席的第四次群众大会。在会上,他说:"我今天在这里讲话,我就不是我字当头,如果我字当头,最好我不要来讲。我来讲,讲得不好,惹起麻烦,马上就要跑到外交部来揪你、找你、抓出来。要澄清问题,那怎么得了啊……今天,你们大家给我这个机会,我还是勇敢地来讲……大家不是要作路线斗争吗?我们完全欢迎大家来作阶级斗争,但要学会搞不要乱搞……如果没有学会,这个损失很大。啊,你这个陈老总,今天在体育场,就是给我们泼冷水,唉,泼冷水是不好的,可是有时候有的同志头脑很热,太热了,给他一条冷水的毛巾擦一擦,有好处。……我说其他的恐怕不能讲,没有什么资格可以讲话,但是在你们青年人面前,我犯错误比你们多,这一点我有资格讲话,你们没犯过我这么大的错误。"

  在讲话中,陈毅还严厉批评了学生冲中南海、占领国防部的举动,反对"越左越好"的做法。这是"文化大革命"以来,学生们首次听到的系统的、严厉的、毫不拐弯的批评,台下议论纷纷、掌声阵阵,陈老总的讲话太好了,他讲出了不少老干部想说又不敢说的话。

  四位元帅的讲话惹恼了"中央文革小组",北京街头小报登了这样一条消息:王力说:"这次不批倒四个老帅,就准备上断头台。"

  陈毅对此毫不惧怕。小小王力,能神气到什么程度?!

  11月下旬,来北京上访的工人剧增,周总理决定在工人体育馆召开一次工人大会,以说服串联工人迅速返回原地抓革命促生产,请陈毅讲国际形势,陈毅在会上号召工人们尽快回到原地狠狠抓革命、狠狠促生产。

  第二天,北京的街头就贴满了打倒陈毅的大字报。

  形势日益严重。

  1967年1月5日,上海造反派相继夺取报社和市委大权。9日,《人民日报》全文转载了《文汇报》、《解放日报》上刊载的夺权宣言。12日,《人民日报》套红刊登了中央发给上海造反派的贺电。陈伯达、康生、江青也轮番接见造反派,集中宣传夺权!夺权!

  陈毅无法阻挡夺权的风暴,但是,他还是政治局委员,还是外交部长,他还可以在自己能够管辖的范围内,尽量地减少损失。

  外交战线上的混乱局面还在发展,而且波及驻外使领馆。为了国际影响,2月5日,陈毅批送周恩来一份电报。电报中明确指出:内外有别,驻外使领馆一律不准搞"四大"(即大鸣、大放、大辩论、大字报)。周恩来呈送主席。2月7日,毛主席签发了这份电报,即外事口的"二七"指示,从而稳住了驻外使领馆。

  2月13日下午,在怀仁堂,围绕着要不要党的领导,对老干部要不要打倒,要不要稳定军队等问题,爆发了激烈争论。2月16日下午的怀仁堂碰头会把这场斗争引向高潮,这就是全国闻名的所谓"二月逆流"。

  2月16日的会上,陈毅说:"历史不是证明了到底谁是反对毛主席的吗?以后还要看,还会证明。斯大林不是把班交给了赫鲁晓夫,搞了修正主义吗?"

  当夜9时许,陈毅在中南海外事口会议室接见归国留学生代表,带着怀仁堂斗争的激情,作了长达七个小时的发言:

  "这样一个伟大的党,只有主席、林副主席、周总理、伯达、康生、江青是干净的,承蒙你们宽大,加上我们五位副总理。这样一个伟大的党,只有这11个人是干净的?!如果只有这11个人是干净的,我陈毅不要这个干净!把我揪出去示众好了!一个共产党员,到了这个时候还不敢站出来讲话,一个铜板也不值!"

  "我们已经老了,是要交班的。但是,决不交给野心家,两面派!不能眼睁睁看着千百万烈士用自己宝贵生命换来的革命成果付之东流!"

  恶人先告状,张春桥、姚文元、王力等人抓住这个机会,向毛泽东作了汇报。毛泽东震怒了,立即进行了严厉的批评。在此之后的一段日子里,陈毅白天是副总理兼外长,代表中国政府处理国家大事,晚上,则变成了在"政治生活会"上受攻击的目标。3月18日,外交部党组的"政治生活会"一直持续到凌晨,散会之后,陈毅对秘书说:"40年前,我参加游行反对北洋军阀,差点被打死,今天又挨斗,'三一八'是最黑暗的日子!"

  怀仁堂的二月抗争被定为"二月逆流",林彪和"中央文革"一伙更猖狂了,在中央的各种会议上他们都想方设法批斗陈毅,另外他们还竭力煽动造反派组织群众性批判。

  在"中央文革"的支持下,一外二外造反派组成"揪陈大军",在外交部门口拦截车辆,阻塞交通,妨碍正常外事活动,想逼迫周总理交出陈毅。但周总理尽力保护陈毅,8月26日,外语学院造反派冲入外交部院内,将陈毅的汽车轮胎放了气,包围了办公大楼,陈毅被围在外交部。8月27日凌晨,已连续工作18个小时的周恩来总理严厉警告造反派说:"谁要在路上拦截陈毅同志的汽车,我马上挺身而出;你们今天要冲会场,我一定出席,并站在大门口,让你们从我身上踏过去!"

  1968年2月13日,外交部大字报栏上贴出了由91位司长、大使共同酝酿、起草的大字报《揭露敌人,战而胜之--批判"打倒陈毅"的反动口号》,大字报列举了很多事实,证明陈毅是坚定的共产党员。但是,91人大字报却被"中央文革"斥之为"二月逆流"新反扑!91位干部受到批斗,这让陈毅深感不安。他当时所能做的是:让这些同志与自己划清界限,免受牵连。

  陈伯达被毛泽东严厉批评,陈毅也因此被冷落。陈毅坦诚地表示:我相信事情最终会大白于天下

  自中共八届十二中全会闭幕,陈毅的外交生涯也就宣告结束了,除了被批斗,他已无事可做。经周恩来建议和毛泽东批准,1969年2月,陈毅被安排到北京市郊南口机车车辆修理厂蹲点。表面是接受改造,实为保护起来。

  1969年3月,毛泽东指示陈毅、叶剑英、徐向前、聂荣臻4位老帅每星期召开一次国际形势座谈会,对国际斗争发表言论。3月1日下午3点,陈毅、叶剑英、徐向前、聂荣臻先后步入紫光阁武成殿。从这天至10月18日,他们先后座谈23次,给中央送上数次报告,对中国外交完成从60年代向70年代的转折,作出了重要贡献。

  10月份,林彪一号命令下达,在京老同志全部战备疏散。陈毅被疏散到石家庄。他遵照省革委会要求,每周三个半天参加工厂活动,其余时间,和妻子张茜一起学习马列著作和《毛泽东选集》。

  1970年7月后,陈毅常常感到腹痛并伴有腹泻。厂医给他开了几次止痛片,均无效果。到8月底,他想请示中央回京治疗,但正好接到中共九届二中全会在庐山召开的通知,便带病去庐山开会。此次会议的中心议题是宪法、经济、备战问题,但实际上,中华人民共和国设不设国家主席的问题才是真正的中心。当时,林彪、陈伯达、黄永胜、吴法宪一伙与"四人帮"一伙,已经为争夺国家领导权而斗得不可开交了。

  8月23日,林彪在会上作报告,高度颂扬毛泽东的天才,"极力恳请"毛泽东担任国家主席。毛泽东此时已经察觉了林彪等人的用心,并找林彪谈话,希望他不要再坚持设国家主席。

  陈毅本不想在会上发言,因为他并不了解整个形势的变化。但迫于形势和一些人的压力他又不得不表态。陈毅在会上发言说:据我所知,毛主席不愿当国家主席。如果他改变了初衷,愿意当国家主席,我赞成毛主席当国家主席。他还列举历史事实,证明毛主席是天才,是"经过几十年锻炼出来的天才"等等,他的讲话被收进华北组第二期简报时,竟被"概括"成一句话:陈毅同志作了拥护陈伯达意见的发言。

  陈伯达被毛泽东严厉批评,陈毅也因此被搭上数落。第二年夏天,陈毅与乔冠华住在同一医院时,他把九届二中全会前后详情向乔冠华讲了,最后气愤地说:"现在有人宣传,说我讲了要跟陈伯达战斗在一起,团结在一起,胜利在一起,根本没有这回事,那是造谣!"

  乔冠华建议陈毅找毛主席解释澄清事实,陈毅表示不去,他说:"有许多事,你越去解释,越说不清楚。我现在不说,我相信事情最终会大白于天下!"

  毛泽东抱病参加了陈毅的追悼会,并深情地说:"陈毅是个好同志"

  中共九届二中全会接近尾声时,陈毅、徐向前等几位老干部向黄永胜提出要求:希望让他们回北京检查一下身体。黄永胜极不近人情,他在电话中一口回绝:"哪里来的,回哪里去!"

  张茜看陈毅病情加重,就催丈夫写信给周恩来总理,请求回北京治疗。周恩来接信立即表示同意。

  1970年10月21日,陈毅回到北京,由于他还是军委副主席,便在当天与解放军301总院联系。医院回电话:六病室没有床位,等准备好床位,再通知。其实,六病室有五组空病房,只因黄永胜正在住院,而且告诉医院负责人说如果陈毅来,他就走。因此,医院负责人不敢收治陈毅,直拖到黄永胜出院。

  陈毅虽然住进医院,但并没有得到及早诊断和治疗。医院某负责人专门对医生交代:陈毅主要是治疗高血压和一般查体。还反复向医护人员说:思想上要和陈毅划清界限,要站稳立场,因为他是"二月逆流"的黑干将。

  56天过去了,陈毅的病历上除了记录着一般性查体外,没有一次各科会诊的记录。

  相反,黄永胜因胃病住院18天,医院某负责人亲自出面为他组织大小会诊16次,其中请著名专家会诊7次。

  既然一切都要为政治服务,那么,"医疗也要为政治服务",而这正严重耽误了陈毅的病情治疗。

  不久,陈毅被通知身体检查正常,可以出院。陈毅回家休息,但仅仅20天之后,他阑尾炎急性发作,要马上手术。经周恩来批准,陈毅的手术于1971年1月16日晚6时15分开始。

  陈毅的腹腔被打开后,医生大吃一惊,他们发现陈毅发病的原因并非是阑尾炎,而是结肠癌,并且癌细胞已经转移,侵害到了肝脏。由于医生们根本就没有做大手术的思想和器械准备,手术只能做做停停,原来半个小时的手术,整整做了五个多小时。

  邱会作等人知道陈毅患癌症后,对陈毅的病情不但不同情,反而幸灾乐祸,他对301医院的负责人说:"陈老总手术发现癌是好事,你们有什么错误?!陈老总要长瘤子,你能不让他长吗?"他让医院暂不要写报告,企图搪塞周总理的过问。后来邱会作的老婆还专门找医院负责人,不让他们向周总理写检查,以免自讨苦吃。在邱会作一伙的支持下,医院负责人自到陈毅逝世,竟然没有向中央、向周恩来交出一个字的检查。

  周恩来总理十分关注陈毅的病情,由于301医院归总后勤部管辖,他不好干预具体治疗,只好请研究镭放射几十年的老专家吴桓兴院长为陈毅门诊放疗,尽力挽救陈毅的生命。

  1971年的"五一"节晚上,天安门广场与往年一样礼花缤纷,热闹非凡,当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的休息室里接见外宾的时候,陈毅面带笑容地来到大家面前,毛主席和他亲切地握手,并询问他的病情。

  在场的外宾都高兴地与陈毅握手,因为陈毅此次公开出席五一庆祝会,说明他有可能重新出来工作。

  夏天到了,陈毅和朱德、聂荣臻暂时离开301医院到北戴河疗养,这里环境优美,空气清新,而且没有人监视,没有冷眼恶语,三位老帅都心情舒畅。

  1971年9月2日(农历7月13日),是陈毅70寿辰,陈毅和聂荣臻元帅在北戴河合影留念,纪念人民解放军成立45周年,两个老帅面对照相机,安详地笑着,留下了一张很有纪念意义的照片。

  不久"九一三"事件发生,林彪乘飞机外逃时,摔死在温都尔汗。事件发生后,中央召集老同志召开座谈会,揭批林彪反党活动。陈毅带病两次作长时间发言,揭发林彪的历史真面目。经过这次劳累,陈毅病倒了,从此再没下过床。

  为了挽救陈毅,周恩来亲自批示,将陈毅转到北京日坛医院,并批准日坛医院给陈毅做了胃肠短路手术。

  但陈毅的病情还是日益加重。1972年1月4日,昏迷几天的陈毅神志恢复清醒,他认出守在床边的妻子和四个孩子后,嘴唇嚅动,似乎想说点什么,女儿姗姗赶快把耳朵贴近陈毅的嘴边,终于听清了"……一直向前……战胜敌人……"等话语,这是陈毅留给妻子儿女的几句话。

  1972年1月6日深夜11时55分,陈毅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按政治局的规定,陈毅追悼会降低规格,由军委组织,并在小范围举行。悼词只能写600字。因政治局被王洪文、江青、姚文元、张春桥等人控制,周恩来想作变动是有心无力。因此,许多民主人士要求参加陈毅的追悼会,都未能如愿。就连宋庆龄副主席、西哈努克亲王也未被获准参加追悼会。

  但是1月10日,准备午睡的毛泽东主席突然决定去参加陈毅的追悼会,智慧的周恩来总理立即给中央办公厅下令:"凡是提出参加陈毅同志追悼会的,都可以参加。"

  在追悼会上,两脚因病肿胀得难以走路的毛泽东主席不要卫士搀扶,自己走到陈毅的遗像前,深深地三鞠躬,并流着泪握着张茜的手,沉重地说:"我也来悼念陈毅同志,陈毅同志是一个好同志!"之后毛主席又亲切鼓励陈毅的子女:

  "要努力奋斗嘛,陈毅为中国革命、世界革命作出贡献,立了大功劳的,这已经作了结论了嘛!"

  毛泽东的到来及他的讲话,使在场的人们呜咽不止,热泪直流,为了陈毅,为了所有在"文化大革命"中受冤屈的同志。

  陈毅的逝世讣告向全世界公布了,毛泽东臂缠黑纱与陈毅夫人张茜亲切握手的大幅照片在《人民日报》的头版上刊登了。这是真正的呼声,是正义的胜利!唁函、唁电纷纷飞往北京,来悼念这位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勇猛的元帅,杰出的外交家。

  陈毅元帅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不惧淫威、坚持真理,与林彪、江青等反革命阴谋家作了不屈不挠的斗争,直到生命最后一息,表现了共产党人的高风亮节,陈毅元帅的精神永存,人民永远不会忘记他。

关于苏红网 | 联系我们 | 商务合作 | 投稿邮箱 | 网站招聘 | 友情链接 | 服务条款 | 版权声明
免责声明:站内会员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主管单位:中央苏区红色旅游联盟 ? 2008—2013 苏红网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