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苏红网 > 红色新闻 > 人物访谈 >

军民鱼水情——“赤子闽行”暑期实践队感言

2014-09-22  本文来源于武汉理工大学????作者:蒋昀辰、黄兆莹 订阅《红星报》 | 向苏红网投稿
红军长征是一次震撼世界的战略大转移,而它的起点就在长汀的松毛岭。离开龙岩市区,武汉理工大学国际教育学院“赤子闽行”暑期实践队的队员们前往松毛岭参观了革命先烈无名碑,在松毛岭有一万多名红军指战员为了保护红色首都瑞金在这里与国民党中央军进行了顽强的抵抗,最终英勇牺牲。
        红军长征是一次震撼世界的战略大转移,而它的起点就在长汀的松毛岭。离开龙岩市区,武汉理工大学国际教育学院“赤子闽行”暑期实践队的队员们前往松毛岭参观了革命先烈无名碑,在松毛岭有一万多名红军指战员为了保护红色首都瑞金在这里与国民党中央军进行了顽强的抵抗,最终英勇牺牲。虽然战斗失败了,但是七天七夜的战斗为大部队转移创造良好的条件。当我穿上红军服,走在这曾经硝烟弥漫的战场,我惊讶了,一排排的机枪掩体和弹坑仿佛在诉说着战斗的惨烈。村民告诉我们,当初战斗结束时,整个松毛岭尸体遍布,人的四肢甚至挂在树上,而树枝爬满了苍蝇,把枝头都压弯了。村民们冒着被白军枪决的危险,将可以拾到的红军遗骸收集好并埋葬。听到这里,我们不禁怀着敬仰走到红军的无名墓前鞠躬哀悼。

  随后我们来到中复村,这里的观寿公祠曾是红九军团的指挥部,也是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的起点。当红军遭到白军第五次围剿时,根据地遇到极大的困难,当地朴素的客家人为了给红军分担困难,主动参军,为红军补充了大量兵源。有的新兵是亲兄弟,家里的抵梁柱;有的是结婚才一天的新郎;有的是不到16岁的孩子……而这一别故乡对于大部分人的而言就是一辈子。留下了多少父母的期盼和妻子的独守空房。我想当时送红军的锣鼓应该是伤感的,就像下着小雨的天。参军的人当然知道这是九死一生,可他们还是去了,去的义无反顾,这一走就是二万五千里。

  回到下榻的地方,我仍然不能平静,在现在的社会,可能已经无法理解这种抛开亲情和故乡的诀别。我认为有一种信服人的理由——他们把红军当成了故乡,把战友当成了亲人。红军用最朴实无华的行动感动了他们,不收老百姓一针一线,帮助他们收稻谷,分田地。一切都是这么朴素自然,我想这一定是共产党领导的军队成功的原因之一吧。

(责任编辑:张雪梅)
相关阅读:
关于苏红网 | 联系我们 | 商务合作 | 投稿邮箱 | 网站招聘 | 友情链接 | 服务条款 | 版权声明
免责声明:站内会员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主管单位:中央苏区红色旅游联盟 ? 2008—2013 苏红网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