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苏红网 > 红色观点 > 网友拍案 >

40年前老师强奸案,诬告证词不足以翻案?

2014-12-08  本文来源于人民网-观点频道   订阅《红星报》 | 向苏红网投稿
最近,网上流传一段“珠海公交猥亵事件”视频。在该市一辆公交车上,一男子抱着一个女童不断亲嘴,时长约3分钟。有网友认为该男子行为失控,担心女童安全,更有人悬赏找出该男子。12月7日晚,珠海市公安局宣布,经警方多方核查,当事人陈先生与幼女系父女关系,目前没有证据证明视频中行为涉及违法,事主一家已主动到公安机关澄清。

  新京报发表雨辰的观点:当事人与幼女存在父女关系,但这并不代表“亲昵行为”不受约束。孩子再年幼,心智再不成熟,也是法律严格保护的个体。父母与未成年子女属于监护关系,也就是说父母有抚养孩子的义务,但这种从经济到精力等方面的大量付出并不意味着,就可以肆意侵犯子女的人身权利。视频行为纵然不涉及违法,却不能排除作为核查线索的价值。尽管当事人一家主动到公安机关澄清,也只能作为当地警方核查的部分依据,而不能作为事件定性的砝码。能够证明孩子父亲“十分疼爱女儿,日常生活中绝没有猥亵行为”的,目前看主要是当事人妻子的证言,再就是当事人本人“试图哄女儿开心”等证言,可又有谁会“自证其罪”呢?

  新京报发表梁剑芳的观点:我以为陈先生的行为并非不可理喻——反复搂抱、亲吻,如果发生在陌生男子和年幼女童之间,确实极可能是猥亵,但发生在特定对象,比如父女之间,却未必如此了。警方通报显示,陈先生是广东省陆丰市人,在珠海唐家湾镇经商,相对于珠海这个开放性都市,陆丰的民风民俗乃至民众个人的行为举止,会更有地域特色或者更原生态一些。中国人有入乡随俗一说,这应是双向的,适用于从城市到乡村,也适用于从乡村到城市。比如本次“猥亵”事件的男主角陈先生,既然到了珠海生活,就应该尽可能地适应珠海人的道德标准、行为方式,避免不必要的误会……当然,通过此事引起大家对猥亵儿童的关注,这也是好事,对亵童零容忍,更应依法严打。

  小蒋随想:父亲对女儿的疼爱、父女之间的亲昵行为,情商正常的人是能够分辨的。可在不知双方关系的情况下,只见一名成年男子不断亲吻一个女童,确实让旁观者看着不适,会产生问题性联想。此外,在场的旁观者只是拍视频上传网络,而不是当场发问该男子,这样的举动更像是出于猎奇与噱头,对女童的保护似乎反在其次。老话说,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对于老幼的保护,其实需要鼓励旁观者多管“闲事”。哪怕管闲事管出误会,也比冷漠没人管强太多。从这一层面,社会亟需制定《好人法》为好人撑腰鼓劲。回到本例,即便是父亲,对亲生女儿也不能“想怎样就怎样”。这既是出于性启蒙的考虑,又是对幼女权益的保护。

  40年前强奸案,诬告证词不足以翻案?

  背景 :媒体报道,1973年,海南文昌3名初中女生为能被推荐上高中,称遭到老师符福山奸污;40年后3人出面承认诬告。据了解,符福山在“文革”期间因卷入派系斗争被人搜罗罪名,其中即包括3名女生揭发的“奸污”罪。40年来,符福山辗转各部门申诉平反。官方表示新证词不足以推翻原案。

  新京报发表陈春龙的观点:符福山“强奸冤案”上访40年的辛酸经历,一下子又将人们带回到“文革”那个动荡不安的年代。像符福山这样能熬过劫难、活到今日吁请平反的,实属不易!40年时光荏苒,人事变动,时过境迁,证据灭失。在讲究“以事实为根据法律为准绳”的法治时代,尽管当年“诬陷者”勇于站出来澄清真相,但“言词”、“口供”须经查证属实,“唆使”之人能否找到,找到后作何陈述,为何“唆使”?当事人当年“自愿”或“被迫”供述“强奸事实”的时间、地点、情节,能否一一查证等,在历经40年之后,谈谈容易,操作何其难!难道就此知难而退,让符福山背着黑锅一辈子?当然不能,牺牲一介平民事小,事关依法治国事大。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平等保护每一位公民的基本人权,是现代国家的基本职责。若最终查实属冤案,建议当地政府除给当事人消除影响、赔礼道歉、恢复名誉外,还应根据当事人具体情况给以切实、充分的物质救济,以尽快平复公民心中的创伤。

  小蒋随想:相对于那些在“文革”中被打死、被逼死的人,符福山似乎还算“幸运”。他至少熬过了那非人的岁月,而且在背负了40年强奸污名、在申诉要求平反40年后,终于看到了3名“被强奸者”承认诬告。但是,付福山能迅速“平反”吗?恐怕有点悬。这不禁让人想到“呼格吉勒图案”,这名所谓的“流氓杀人犯”在被执行枪决9年后,2005年系列强奸、抢劫、杀人案的犯罪嫌疑人赵志红落网,主动交代他才是当年杀人案的真凶。可又过了9年,直到今年“呼格吉勒图案”才在媒体的不断追问下进入再审程序……像符福山这样,既不涉及命案,案件又过去了那么多年,有关方面的办案积极性令人怀疑。现场证据早就湮灭,又不能仅凭口供定案,官方表示“新证词不足以推翻原案”犹如泼了一盆冷水,表明了某种“执法态度”。符福山疑案会不会也遭遇无限期无定论?有人说,迟到的公正也是公正。问题是,如果把人“等”死了,公正还有多少意义,而且公正还会到来吗?

(责任编辑:张瑾)
相关阅读:
关于苏红网 | 联系我们 | 商务合作 | 投稿邮箱 | 网站招聘 | 友情链接 | 服务条款 | 版权声明
免责声明:站内会员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主管单位:中央苏区红色旅游联盟 ? 2008—2013 苏红网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